Chevy Blog

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

小谈程灵素

南风吹其心,摇摇为谁吐?

程灵素的出身 飞狐外传是一篇短篇,除了苗、胡、田、范四家的恩怨,金老爷子也没有对其他人物过多的进行的介绍。 其实在我看来,袁紫衣的人物形象远没有程灵素那么鲜活,更兼带着些小孩子脾气,虽然身世悲惨,身入佛门而又挣扎于情欲,但是她的讨喜程度远不及程灵素。 程灵素是毒手药王的关门弟子,名字由《灵枢》、《素问》两本医学经典,而关于她的特征描写是这样的: 那村女抬起头来,向着胡斐一瞧,一双眼睛...

小白兔的故事

像是烘烤着的鱼梦见海洋

从前有一只与世无争的小白兔生活在大草原上,它只觉得每天过的都很快乐,在雨后的草原上可以做很多事情,看骏马踏出的蹄印坑里慢慢形成小型生态圈,看鼹鼠守在被淹掉的洞口等天晴,看油亮的小草被一口口吃掉。 不起风的日子里,小白兔喜欢早早的来到草原山峦顶部,看着朝阳的同时给大地施肥,这会让它产生一种代谢阳光的错觉,然后在回去的路上捡几根草本植物的根茎,坐在草丛里磨牙等日落。就这么日复一日。 草原的旁...

文章存档(岳昕)

我们都是上帝可怜的孩子

一个北大既得利益者的自述 本文今年年初首发于岳昕个人微信公众号,目前已被和谐。 我生于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北京中产阶层家庭,有北京户口,家人在北京有房。敲出这行字时我感到十分愧疚与不安,因为这行字里包含了绝大多数中国人奋斗一生都未必能得到的东西,而我居然一出生就拥有。 我妈有事业单位编制,不过主要收入来源是搞物流;我爸退休前是机关公务员;家里的钱大多数是我妈挣的。说中产阶层是因为,一方面我的...

My First Function

You know you can while tried

前言 很开心,因为是我第一次编写了一个函数。 对同一类型的数据进行注释真是件耗费时间的事情,事实上R语言里面存在着函数这个节省代码的操作,所以这里编写第一个正式的函数方便调用。 正文 目的是注释斑马鱼基因的GO term,用到dplyr包的select()函数以及org.Dr.eg.db注释包和GO.db注释包。 思路为输入文件为data.frame文件,根据GeneSymbol...

A New Start

不要强迫身体起床。

前言 本来准备在寒假完成的blog搭建没想到还是照例延缓到了开学。 在简书上写作其实已经很方便了,但是对一个男人来说,拥有自己的blog是一件值得追求一生的事情。 一开始走的是VPS+LNMP+Wordpress的路数,但是中间配置的时候觉得还是GitHub pages简单些,况且还有着合适的模板,所以先试着用GitHub试搭建一个blog,以期实验没有灵感的时候有新的事物可以发掘。 ...

长安与喜乐

岁华一任委西风,独有春红留醉脸。

这次想要借题讨论的是Embrasse-moi,这个词太难太羞于说出口,我不得不借一个躯壳让它存在。 在围城里,令人犯错的月光搭上苏小姐的这句话就足以使得方鸿渐方寸大失,竟不自觉的吻了上去。 我就是死要面子,自尊心特别重,我只要一发现,对方没有那么喜欢我了,我就会把这段感情判一个死刑。 你说一个像我这样的人,能顺利谈恋爱吗? ——舒淇《剩者为王》 与其说是没有恋爱需求,不如说...

冰原

大梦初觉不知醒,予以记录。

冰原 冰原,是在一个明亮的寺庙里面碰见的。 说不清谁是陪着我去的寺庙。寺庙里面罗汉像残余不了一点印象。 地点是左脚跨进门槛的算命摊,冷清的像琵琶女的卖唱小船,在人海中飘摇不定,卖笑和卖唱在这里不分彼此。 记忆中的画面只到了道长胸口,所以这里道长是没有肖像描写的,油腻的道袍配上。 算命摊兼带着卖些糖葫芦小纸人之类小玩意儿的功能,我看到纸堆里有数张用报纸衬底的照片,报纸虚弱的展示着一些过时...

徽杭古道流水漫记

距上一次在绩溪的野外实习已四年有余

#叙事背景 ####2017年10月20日,周五,前往安徽绩溪徽杭古道,距上一次在绩溪的野外实习已四年有余 ####本次记录了途中的流水账,想着也没工夫梳理文字了,权当一个小记录。 #####徽杭古道Overview 20号18点10分大家就集合出发啦,坐上了开往绩溪县的K字火车 老式火车卧铺睡着还是比较难受的,21号6点16分好歹熬到了绩溪站。 下车后出门就是早餐店,...

梦境的思考

原发于weibo,予以搬运。

记录自己关于梦境的思考 在玻璃渣(blizzard)的游戏世界里,存在着一种奇怪的生物→缝合怪,顾名思义,全身由各种奇怪的生物肢体缝合而成,长相千奇百怪,甚是怕人。 无独有偶,我觉得我的梦境也可以叫缝合梦境,它时常能够通过奇怪的组合方式令我心悸不安,同样甚是怕人,通过缝合梦境,我常常能够在我脑海里盘旋过的故事里cosplay继续新的探险,经常出现的有:我可以在小黑屋里摸黑爬着楼梯时遇到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