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vy Blog

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

DELL XPS 15(9560) CPU降频处理记录

阶下青苔与红树,雨中寥落月中愁。

事件起因 我对电脑的使用的需求就是合上带走,打开操作,所以经常直接合上电脑放在电脑包里带回宿舍,有天从电脑包里拿出电脑的时候发现电脑显著变慢,打开任务管理器时发现CPU的频率被限制在0.79GHz,而我的CPU型号是i5-7300HQ的描述为: Intel第七代KabyLake架构,BGA封装,四核四线程,支持Intel睿频加速技术,主频2.5GHz,L3缓存6MB。14nm制程,...

Immobilized Template Assay Record

初春令月,气淑风和。

Immobilized Template Assay Record Introduction 在研究基因调控时,经常会需用到功能性实验去探究特定的启动子或者增强之结合蛋白的生物学功能,例如常见的GST pulldown实验,这时在体外重现转录进程是异常有用的,这里我们对Immobilized Template Assay(以下简称ITA)进行介绍。 Keywords In vitro...

半年过去了

笑着跳进人海里

人可能驯化爱情吗? 7月和8月的驯化,我终于明白我不再是一个坦坦荡荡而又活得明明白白的人了,早该领悟的道理在我困厄交加的时期里经由实践不断地来回翻腾,我不敢再说自己是一个孩子了,我也不该是一个孩子了。 L说我喜欢“捕风捉影”式的情感状态,我不能否认,同时也无法说清楚我自己想要抵达的最终情感状态是什么,我不善于对任何一个人和盘托出,可我为什么要去伤害别人呢,可真难过,我试过那种浑浑噩噩生不...

又是一个充满期待的周五

客睡厌听深夜雨,潇潇彻夜偏闻。

失眠过后的早晨,头疼欲裂。 在睡与醒之间的暧昧地带,对声音格外敏感: 外有雨滴击打在窗户上, 窗帘也拉的不够严实。 楼下偶尔有车驰过,激起的雨声回荡在寝室里,明明暗暗。 手表指针行走的嘀嗒声,一下下敲落在太阳穴上。 导师数次给我发邮件消息, 质询关于实验的设计问题, 身心俱疲, 现在看来永恒的快乐真的遥不可及, 一切不过是片刻的欢愉。

和莎莫的500天

花不看开人易老,颠倒红英间绿苔。

上次观看了500 days with summer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看到一段影评于我心有戚戚焉,附录如下。 事实上,结尾包含了与它字面相反的意味。影片中说,没有命中注定,一切都是偶然,但放在全剧的语境看,这话只是为Tom量身订造的旁白,它的目的是塑造另一种宿命论:对于爱情的不期而遇,女人最终会认为是命运,而男人最终会认为是偶然;不管这个女人曾经多么不羁放纵,这个男人曾经多么相信爱...

如何去鉴别一段感情

情知应有三年别,不寄云间一纸书。

我自己写道:喜欢一个人就会产生在乎的情绪是永恒的矛盾。 Anaconda学长写道:求而不得是美好的忧愁。 我实名downvote学长的发言,因为在求而不得的状态下,我理解的忧愁并不美好,要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在太难受了。 小健和储华细心问我是不是最近没有好好学习。 我回应说爱情这个奇怪的东西一时间会让我会手足无措,不过我真的想要体验一下这个感觉。

九华山游行记叙

东风不为吹愁去,春日偏能惹恨长。

DAY 1 (2017-10-04 ) 四号清晨五点半就起床啦,踩着约好的六点出发,check了现金和学生证,到了虹桥车站但是却发现……车票买在了上海站 好在一番折腾,搭上了另一班同一个目的地的列车,下午一点十五分到达池州,拿着十二点十三分的车票出了站……成功逃票…… 在车站出口的接待处购买了景区票和大巴票,因为误了车所以只能舍弃午餐的机会搭上两点的车抵达景区入口处,三点乘坐接驳...

小谈程灵素

南风吹其心,摇摇为谁吐?

程灵素的出身 飞狐外传是一篇短篇,除了苗、胡、田、范四家的恩怨,金老爷子也没有对其他人物过多的进行的介绍。 其实在我看来,袁紫衣的人物形象远没有程灵素那么鲜活,更兼带着些小孩子脾气,虽然身世悲惨,身入佛门而又挣扎于情欲,但是她的讨喜程度远不及程灵素。 程灵素是毒手药王的关门弟子,名字由《灵枢》、《素问》两本医学经典,而关于她的特征描写是这样的: 那村女抬起头来,向着胡斐一瞧,一双眼睛...

小白兔的故事

像是烘烤着的鱼梦见海洋

从前有一只与世无争的小白兔生活在大草原上,它只觉得每天过的都很快乐,在雨后的草原上可以做很多事情,看骏马踏出的蹄印坑里慢慢形成小型生态圈,看鼹鼠守在被淹掉的洞口等天晴,看油亮的小草被一口口吃掉。 不起风的日子里,小白兔喜欢早早的来到草原山峦顶部,看着朝阳的同时给大地施肥,这会让它产生一种代谢阳光的错觉,然后在回去的路上捡几根草本植物的根茎,坐在草丛里磨牙等日落。就这么日复一日。 草原的旁...

文章存档(岳昕)

我们都是上帝可怜的孩子

一个北大既得利益者的自述 本文今年年初首发于岳昕个人微信公众号,目前已被和谐。 我生于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北京中产阶层家庭,有北京户口,家人在北京有房。敲出这行字时我感到十分愧疚与不安,因为这行字里包含了绝大多数中国人奋斗一生都未必能得到的东西,而我居然一出生就拥有。 我妈有事业单位编制,不过主要收入来源是搞物流;我爸退休前是机关公务员;家里的钱大多数是我妈挣的。说中产阶层是因为,一方面我的...